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汽车资讯 >
我是妈妈也是一名监狱人民警察……
【发布时间:2021-09-07】 【作者:admin】

  这是一个七岁女孩与妈妈的对话。妈妈叫陶楠,是河南省郑州女子监狱的一名警察,做的是服刑人员的教育改造和直接管理工作。

  “我们除了正常上下班外,每个月有七八天是不分节假日、需要24小时在监狱内备勤值班的。”陶楠说,“所以女儿经常会感到委屈,觉得自己不能像别的小朋友一样,放学回家就有妈妈陪伴。”

  “其实现在还好,去年那段时间才难受呢!”采访中,诺诺心直口快,“去年疫情的时候,妈妈一个多月都没有回家,我天天想妈妈,天天哭,都不敢看和妈妈有关的东西。”

  的确,2020年对监狱警察来说,是特别不容易的一年。因疫情原因,监狱内执行着最严格的封闭值班制度。陶楠最长一个多月没有回家,而她的同事最长两个多月没回家;有的双警家庭,夫妻都在监狱内封闭执勤,一年下来,都没见几面;有的孩子才刚满一岁,离开太长时间都不认得妈妈了,视频通话时,一遍遍对着屏幕叫“阿姨”。

  “这些心酸和难过,也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。”陶楠说,“类似这样的事,其实不值一提,在我们这里太常见了。”

  这么辛苦为什么会选择监狱人民警察这个职业?陶楠说这里面其实有个小故事。2009年陶楠从警校毕业时,师娘对她说了这样一番话:“一个好女人可以幸福三代人,女性犯罪对家庭和社会危害很大,教育好、改造好一个女犯,可以挽救一个家庭,甚至可以影响三代人的命运,这是一份助人自助的事业。”

  “师娘的话让我触动很深,所以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份职业,这也许就是我最初的动力和初心吧!”陶楠说。

  一直到今天,师娘的这些话一直激励着陶楠在改造服刑人员的道路上不断前行。陶楠工作快12年了,一直在监狱基层一线,每天最多的是和服刑人员打交道。

  “在教育和管理服刑人员的过程中,也发生了很多触动人心的事。”陶楠说,去年有个长期不认罪的服刑人员生病住院,当时疫情防控很严,医院没有陪护,警察值班一站到底,既当值班员又当护理员……后来,服刑人员出院了,值班警察却因劳累过度,脚肿得连鞋都穿不上了。

  这位服刑人员很受感动,一改往日强硬的态度,回到监狱就积极要求写认罪悔罪书,并在日记里写道:“我是一个犯过错的人,我生病了监狱却没有放弃我,监狱警官没有放弃我,我还有啥理由不好好改造呢!我不想再纠结过往的案情,以后我要努力改造,争取早日出狱,做一个对家庭和社会有用的人。”

  改造服刑人员不是依靠一个人的努力,而是所有监狱警察共同付出的结果。“当看到服刑人员不断进步,哪怕有一点点的变化,都觉得特别有成就感。” 陶楠说。

  但工作带来的成绩与价值,并不能抵消对家庭付出缺失的歉疚。陶楠是一个二胎妈妈,大宝7岁,小宝两岁多,爱人经常出差,公婆俩人都是癌症患者,都动过手术。

  “特别是孩子、老人生病,家里需要我的时候,我却不能在他们身边,那种心情真的好愧疚!”陶楠红了眼圈,“我常常反思,后来发现,这种焦虑和愧疚并没有让我和孩子变得更好。”

  陶楠说,做了这个工作,尤其当了妈妈后,她更加深刻地感受到“母亲”这个词的分量。监狱里,也有很多正在改造的妈妈,她们因为犯错暂时失去了自由,不能见到孩子、陪伴他们成长,这种遗憾是其他任何事情都弥补不了的。

  “我经常能看到她们因此而痛苦、愧恨,却无可奈何。想想她们,自己还是很幸福的,至少我们可以经常看到孩子。所以我开始学会放下焦虑、不安,收起了当妈妈的玻璃心。”陶楠说,“我也发自内心想说一句,希望已经或即将为人母的妈妈们,一定不要触犯法律底线,因一时错误造成终身遗憾。”

  经历了这么多,现在陶楠已能坦然接受这种分离,并利用有限的时间给予孩子们更高质量的陪伴,孩子也用懂事和独立给了妈妈另一种惊喜。

  “其实,我们希望孩子什么样,我们就要做个什么样的妈妈,我始终坚信办法总比困难多,心态上会更积极和乐观了。”陶楠说,怀揣热爱去工作和生活,放下焦虑和愧疚,珍惜当下,把握当下,享受当下,生活也会回馈给你满满的幸福。

  一把提琴出确山(人民眼·返乡创业)一间不起眼的农房里,六七名妇女促膝而坐,小小刻刀在手中上下翻飞,毛糙的木料很快被精雕细琢成提琴琴头。在河南省驻马店市确山县竹沟镇,像这样大大小小的提琴加工作坊有122家……【详细】

  向着强省、高地、家园,中原儿女愈战愈勇愈战愈勇,始得玉成。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,面对严峻复杂的形势,河南全省上下逆风破浪、危中寻机,战疫情、抓发展、保民生,经济呈现持续恢复向好态势,全省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1.3%左右……【详细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