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汽车资讯 >
“这份荣誉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”
【发布时间:2021-09-03】 【作者:admin】

  参加完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,广州番禺莲花山港客运有限公司党总支书记、总经理余权新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,接受记者采访时,余权新表示:“这份荣誉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,更是客运板块整个团队的,在我身后还有整个广东省航运集团、珠江船务全体同事默默付出、全力支持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省航运集团党委闻令而动,精心部署,发挥驻港企业与内地联动优势,安排莲花山客运港启用专船将滞留香港国际机场的湖北籍旅客58人接回内地,同时还协助运送珍贵的防疫物资输送往湖北抗疫一线。

  疫情爆发时,国内一线防疫物资异常紧缺。“当时有一笔抗疫物资急需从香港机场运往抗疫一线”,余权新告诉记者,如果通过其他的交通方式将物资运回内地,需花费较多的时间,手续也比较繁琐,他们就主动争取海关等联检部门开辟绿色通道,利用高速客船来运送防疫物资。

  2月12日晚9时许,莲花山客运港的客船抵达了香港机场,经过3个多小时的搬运,17吨、834箱防疫物资全部装船完毕,并出发前往莲花山客运港。2月13日凌晨3点半,客船抵达广州莲花山客运港,等候在此的余权新带领着党员们马不停蹄将防疫物资卸船装车。直到凌晨5点半,全部防疫物资才装车完毕,并第一时间被运往抗疫一线。

  “当时余总腰椎间盘突出的旧疾复发了,但他还是冲在一线和大家一起搬运物资”,广州番禺莲花山港客运有限公司行政部经理孙克科回忆到,连日奋战在抗疫一线,余权新腰椎间盘突出的老毛病早就复发了,搬完抗疫物资之后的好几天,他站着的时候都是扶着腰的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真正暴发前,不少湖北籍旅客已经出国游玩了。这些旅客从国外回来时,很多选择坐飞机到香港机场,再过关入境。但是当时香港的入境政策已经收紧了,许多湖北籍旅客就滞留在香港国际机场。

  “珠江船务作为驻港企业,马上就启用了紧急措施,第一天就协调大巴运送了205名湖北籍同胞回到内地。”余权新介绍,从第二天起,接到通知的莲花山客运港就马上调整航班,组织了专船前往香港机场码头接送湖北籍旅客返回内地。据余权新回忆,珠江船务通过水路接送的湖北籍旅客共计130余人。

  “组织专船说起来简单,实际上需要协调的事情非常多”,余权新介绍,如何安排船上旅客的座位?如何确保船员健康?如何错开专船与正常航班的抵港时间,避免交叉感染?“一趟专班涉及了港务局、口岸办、交通局、卫健委等多个政府部门,还要请海关的同志给船员进行培训,专船发船要保持与船员的及时沟通……5天4个专船,我每天接的电线个。”

  “当时很多旅客在下船之后,看到我们举的牌子‘欢迎回家’,忍不住流下了眼泪”,余权新介绍。

  参加完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,广州番禺莲花山港客运有限公司党总支书记、总经理余权新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,接受记者采访时,余权新表示:“这份荣誉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,更是客运板块整个团队的,在我身后还有整个广东省航运集团、珠江船务全体同事默默付出、全力支持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省航运集团党委闻令而动,精心部署,发挥驻港企业与内地联动优势,安排莲花山客运港启用专船将滞留香港国际机场的湖北籍旅客58人接回内地,同时还协助运送珍贵的防疫物资输送往湖北抗疫一线。

  疫情爆发时,国内一线防疫物资异常紧缺。“当时有一笔抗疫物资急需从香港机场运往抗疫一线”,余权新告诉记者,如果通过其他的交通方式将物资运回内地,需花费较多的时间,手续也比较繁琐,他们就主动争取海关等联检部门开辟绿色通道,利用高速客船来运送防疫物资。

  2月12日晚9时许,莲花山客运港的客船抵达了香港机场,经过3个多小时的搬运,17吨、834箱防疫物资全部装船完毕,并出发前往莲花山客运港。2月13日凌晨3点半,客船抵达广州莲花山客运港,等候在此的余权新带领着党员们马不停蹄将防疫物资卸船装车。直到凌晨5点半,全部防疫物资才装车完毕,并第一时间被运往抗疫一线。

  “当时余总腰椎间盘突出的旧疾复发了,但他还是冲在一线和大家一起搬运物资”,广州番禺莲花山港客运有限公司行政部经理孙克科回忆到,连日奋战在抗疫一线,余权新腰椎间盘突出的老毛病早就复发了,搬完抗疫物资之后的好几天,他站着的时候都是扶着腰的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真正暴发前,不少湖北籍旅客已经出国游玩了。这些旅客从国外回来时,很多选择坐飞机到香港机场,再过关入境。但是当时香港的入境政策已经收紧了,许多湖北籍旅客就滞留在香港国际机场。

  “珠江船务作为驻港企业,马上就启用了紧急措施,第一天就协调大巴运送了205名湖北籍同胞回到内地。”余权新介绍,从第二天起,接到通知的莲花山客运港就马上调整航班,组织了专船前往香港机场码头接送湖北籍旅客返回内地。据余权新回忆,珠江船务通过水路接送的湖北籍旅客共计130余人。

  “组织专船说起来简单,实际上需要协调的事情非常多”,余权新介绍,如何安排船上旅客的座位?如何确保船员健康?如何错开专船与正常航班的抵港时间,避免交叉感染?“一趟专班涉及了港务局、口岸办、交通局、卫健委等多个政府部门,还要请海关的同志给船员进行培训,专船发船要保持与船员的及时沟通……5天4个专船,我每天接的电线个。”

  “当时很多旅客在下船之后,看到我们举的牌子‘欢迎回家’,忍不住流下了眼泪”,余权新介绍。